去非洲当义工顺便旅游?现实可没那么容易

@sven_shi:刚和朋友聊天聊到为什么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对网上盛传的那些欧美社会描述的文章免疫,我恰好在蚂蜂窝看我姐写的游记,就和她讲其实我从小就是读着我姐的游记学的世界地理。

我小时候我姐就立下一个志愿,要环游全球之后才结婚生孩子。当然她也确实是那么干的。比较惨的就是她那时没什么钱,刚毕业就一边当律师一边攒钱,后来去留学其实也就是为了方便完成她的梦想。可是真正做起来才知道有多难,因为没钱真是寸步难行。她当时遇到最大的问题不是在欧美,而是在非洲。

因为她一个女孩子去非洲旅游有很严重的危险问题,相对安全的选择全都很贵。接着她就想到了一条捷径:去朋友的慈善组织报名去非洲当义工,这样安全起码有保障。

可是她一去报名和朋友一聊天就发现了问题,她一个女律师能去非洲干什么?造房子吗?非洲这地方缺水缺电却医生,就是不缺什么都不会的年轻人啊。她去那边当义工,人家还要专门派人跟着去;に。成本上完全不合算啊。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只有十六七岁的小孩子去非洲当义工呢?有这份闲心去本地养老院照顾老人岂不是更好?

其实这样的行为是这个孩子全方位“能力”的一种展现,父母有身价有地位才会被邀请参加慈善活动捐钱给这些项目,让孩子去非洲体会一下不一样的生活,接着再回来提交这样的履历给招生的大学,人家一看就懂了这个孩子的背景啊。

原来去非洲当个义工去逛一圈要花的钱比旅游还要贵那么多。我以前读我姐游记写到这里时真的就直接笑出来。再到后来我看到那些宣传欧美小孩从小被教育奉献,去最辛苦的非洲做义工的高尚文章就直接免疫了。真想做好事,本地养老院有的是机会,力所能及,省下的钱去非洲雇佣当地人给自己建房子不是更合算有效?

那个时候她钱不够,也只能放弃了很多非洲的项目。再到后来她完成了第一次的环球旅行,生了孩子,也差不多能算财务自由了,就想着带着孩子再做第二次环球旅行,弥补一下当初的遗憾。这个时候她写的游记里面几乎就只有吃喝玩乐了。不像以前她去趟中东,整篇游记有一大半都在写她对当地通奸和强奸文化的一些法律思考。

但这并不是说她已经不去想这些问题了,我去年回去和她聊天,她就和我讲了很多她在博茨瓦纳看艾滋病防治的见闻,当地的年轻人差不多一半都有艾滋病,但是当一半人都有了艾滋病,整个社会对艾滋的态度都会有改变。

当然,谈的最多的还是她最心心念念的野生动物;。我姐很喜欢大型猫科动物,最喜欢的就是不干涉的动保理念。每年只要有空就会扛着照相机去拍动物大迁徙。她觉得这样的旅游产业很好,当地人能靠这东西赚钱,就有动力去投资;ざ。人就是安静的看看,不干涉任何动物的行为。

可是现实从来没有那么美好。她去博茨瓦纳的时候就恰好遇到当地要开放象牙贸易,因为大象和人的人地矛盾非常的激烈。狩猎贸易也确实有它自己的好处。

所以她反过来选了另外一种表达模式,我喜欢,我就把我喜欢的展示给你看。就像那些家养去野化的狮子,你完全可以去抱着它像撸猫一样撸它,没必要拿枪打死它把它的皮带回家。

很简单的一张照片,也是潜移默化的改变和宣导。她不再去写那些辨析类的文章了,她以前的朋友就开始找到我让我来写。只是我压根就不喜欢旅游,只喜欢度假。闲下来就是想找个地方租套别墅,晚睡晚起,中午直接起来吃个中饭,下午和朋友散散步,晚上打牌到半夜。堕落才快乐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去非洲当义工顺便旅游?现实可没那么容易